[翻譯] 白色榮光Final訪談:伊藤淳史X仲村亨

看板Nakamura (仲村亨)作者 (想想)時間8年前 (), 8年前編輯推噓1(101)
留言2則, 2人參與, 最新討論串1/1
好讀網誌版http://tmor.blog124.fc2.com/blog-entry-204.html 《白色榮光FINAL 地獄犬的肖像》伊藤淳史×仲村亨 引用:《日本電影magazine》vol.38 正是因為這對搭檔才會誕生的作品 即將公開上映的本作品是目前播放中的連續劇《白色榮光4 螺鈿迷宮》的續作。田口.白鳥的故事從2008年持續至今,將要在這部電影迎接FINAL這個段落。以田口.白鳥的身份牽動著本系列的兩位演員.伊藤淳史、仲村亨,對於那個事實是如何解讀的呢?趁著拍攝進度進入佳境這個時間點,記者來到了攝影現場成功訪問到這兩位演員。這次的對談,能夠體會到兩人談話時的節奏,宛如良好的投球與接球互動,進而從中感受到彼此的深切信賴關係、與他們對FINAL的熱情。 相親相愛、互相影響彼此的六年 ──從2008年10月播放的連續劇《巴提斯塔的榮光》開始,六年來陸續製作了數部的系列 作。連續劇系列甚至以電影版《白色榮光FINAL 地獄犬的肖像》躍上大螢幕,並為此系 列劃下FINAL句點。目前正在進行電影版的拍攝作業,讓我們來請教兩位得知本作是FINAL 時的感想。 伊藤:「本系列剛開始時,我完全沒有預料到這系列可以持續如此長久。當初得知會有續集《白色榮光2 浴血將軍的凱旋》的時候,當下的心情是『又能拍續集了!』,真的感到相當地開心。以《浴血將軍》為例,拍攝連續劇期間就已經決定拍特別篇,我自己也有聽說會拍續集的傳言,因此,我總是認為這系列會不斷地持續下去。然而,本次卻不是如此,而是實際體會到『這真的是完結篇』,一邊進行拍攝的工作。內心雖然抱持著想要繼續拍攝系列作的想法,但同時也認為這次既然是最後一部了,絕對要製作出遠超乎以往的好作品。心情上有一部分是不捨,但有另一部分的思緒則是,正因為如此,更要做到最好!」 仲村:「我倒是沒有從一開始就認定這部是FINAL的感覺…。其他系列作也常常會有類似的狀況,只要一切順利,就能以Returns或Again的名義回歸,而我所能做的事情則是『絕對要留下這樣的成果』。只不過,縱然我自己沒有意識到這是FINAL,但是當拍攝工作進行到田口&白鳥兩人一起登場的最後一幕時,電影版的工作人員向我表示歉意『因為計劃進度的關係,這麼早就要先拍兩人的最後一幕,真的很對不起…』,我自己則是認為『欸?這樣算是早嗎?』。畢竟對走過這六年的我來說,無論拍攝哪一幕,心情都近似結局。像是今天,就是在田口醫生的牢騷門診佈景進行最後的攝影;本來以為不會感到寂寞的,但實際上還是會覺得捨不得呢。」 ──果然會以角色的身份感到不捨呢,但這種心情,是否跟今後再也無法與好搭檔、好夥 伴相聚有關呢? 伊藤:「這六年來,亨先生與我也各自演出了其他的作品,但這部作品該怎麼說呢?就整體而言,密集度比其他作品高。我曾經跟參與本次電影版演出的生瀨勝久先生談過這點,以結論來講,跟持續10年以上的《圈套》這部系列作相較起來,《白色榮光》系列的實際集數其實比《圈套》還多。而且,這部作品的關鍵劇情,田口&白鳥同時在場的畫面很多,這是相當獨一無二、難以言喻的特色。」 ──方才伊藤先生的那番話,宛如是對作品與仲村先生的情書呢。 仲村:「(笑)。那點其實是因為,彼此間擁有很多共同累積的時間與記憶。進入《地獄犬的肖像》的攝影之前,我們拍攝的是目前正在播放中的《白色榮光4 螺鈿迷宮》,有些工作人員與演員從第一季就是固定班底,因此,談到某些往事時,現場的氣氛就會被炒熱,大家談論著當時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對吧?話題總是源源不絕、談不膩。結束《螺鈿迷宮》的攝影進度後,開始拍攝《地獄犬的肖像》時,雖然有部份的工作人員是到了電影版才來參與的新面孔,但我體會到的是,他們也切實背負著連續劇版劇組的信念要來一起努力。」 ──能讓劇組成員有這樣的想法,作品本身的魅力功不可沒呢。那麼,源源不絕、談不膩的各種話題,哪一個印象最深刻呢? 仲村:「前些日子,正好是伊藤君的生日,劇組們請我在大卡片上寫一句話…伊藤君是一位護唇膏絕不離身的男性(笑),前年的《白色榮光3 阿里阿德涅的子彈》殺青時,我曾經說過『伊藤君沒有護唇膏就會感到渾身不自在,所以我要成為他的心靈護唇膏』,可是,我驚覺現在已經不是那樣了,所以這次是在卡片上寫下『你是我的護唇膏!沒有你,我會渾身不自在』。」 ──(笑)。兩位這不就是名副其實的相親相愛嗎? 伊藤:「我真的非常害羞(笑)。」 感到不協調的部份是相似的 ──兩位那樣的關係是如何建立起來的呢? 伊藤:「最初當然是從『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』開始,不過,我其實自認為,田口&白鳥在這系列的關係,跟我與亨先生的關係有一部分是重疊的,因此,當初的我是不是完全不被亨先生認同…。」 仲村:「沒有那回事唷(笑)。」 伊藤:「(笑)。不被亨先生認同這點,我當然沒真的那樣想過啦,倒是,隨著系列作的劇情進展,白鳥先生愈來愈認同田口,亨先生與我的關係或許比較近似這樣的感覺吧。正因為如此,能夠有良好的默契、或是只要與亨先生討論過『這一幕的田口&白鳥是互相理解的,對吧?』,就能更加地瞭解彼此的想法,這些都是非常開心的事。」 仲村:「我現在很認同你唷(笑)。拍第一季《巴提斯塔的榮光》時,伊藤君曾經對導演表示過某段劇情讓他感到不協調,當時我就在想,啊啊,伊藤君跟我,對劇情感到不協調X的部份很像呢。另外,大概是在第二話左右吧?我嘗試了個人稱之為提案的即興演出,敲了敲田口的頭,然後說『真有趣呢,你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東西呀?』,沒想到伊藤君與劇組都接受了我的這番詮釋方式。當然,能夠採用這樣的方式演出,也是多虧了伊藤君是個能夠間接表現出『請不要顧忌我唷!』的人(笑)。」 ──仲村先生給人的印象是個不會以即興演出來詮釋角色的人,這點很令人意外呢。 仲村:「是這樣嗎?不過去年,與一位睽違幾十年的大前輩再度合作時,前輩對我說『攝影現場的你,變開朗了呢』,這點真的是伊藤君的功勞。以前合作時,伊藤君有一幕戲是要流著眼淚去說服患者,但他到了演出前,還在跟化妝師聊天開玩笑,我當時不由得擔心起,這傢伙到正式拍攝的時候應該沒問題吧…?」 伊藤:「(笑)。是拍《浴血將軍》的時候吧。」 仲村:「正式拍攝時,伊藤君卻真的哭得淚流滿面,之後伊藤君才告訴我『演哭戲之前,若是安安穩穩地待在一旁我反而沒辦法演出』,讓我學習到也是有演員會透過那樣的方式來做開拍前的心理準備。在那之前的我,只要遇到灰暗或是沈重的劇情,現場的各角落要是有人稍微笑鬧,我就會忍不住冒出『這有什麼好笑的…?』的想法(苦笑),但是因為有伊藤君,我才頓時恍然大悟有這類型的演員。大概就是因為那點成為契機,我在拍攝現場的氛圍才產生了些許的變化,也難怪久違重逢的前輩會說我變開朗了。」 田口和白鳥的台詞量差異是系列作的最高峰。 ——真是溫暖人心的一番話呢,對伊藤先生來說仲村先生是什麼樣的存在呢? 伊藤:「身為演員的同時又是資深前輩讓我尊敬的人有很多,但在那之中,亨先生對我而言更是個仰慕的對象…。聊到私底下的生活時,例如聽到他和女兒之間相處的情形,都會讓我很希望自己能夠像他一樣,既是個好演員也是個好爸爸。我在2008年的時候還是單身,但到第二季時結婚有了家庭,隨著故事一季一季的拍攝,我的人生也隨之邁向另個階段,立場上愈來愈接近亨先生,所以時不時會從他那裡得到很棒的建言唷。」 ——從仲村先生那邊得到的建言是什麼呢?如果有什麼趣事的話,請務必和我們分享。 伊藤:「相較起話語,更多的是他的作為。像是一早雖然有拍攝工作,他還是會先送女兒去上學再到拍攝現場,這些並不是能夠輕易辦到的事,但他卻如此力行著。這種時候,就會希望自己將來能成為這樣的父親。以一名男性而言,亨先生是我憧憬的對象。」 仲村:「聽到這番話真開心。剛剛有提到我從伊藤君那裡,學習到在拍攝現場渡過空檔的方式。我可以說是不太會和合作演員在拍攝現場閒聊的類型,工作結束後再一起去喝一杯的經驗也幾乎沒有。而伊藤君就是有著可以將人與人之間聯繫起來的才能,例如,在拍攝《浴血將軍》的時候,因為有伊藤君在場,和西島君之間的溝通交流是非常順利的。就正因為有那三~四個月的相處時間,這次久違地在拍攝現場與西島君碰面時,即便伊藤君不在,我們的溝通也完全沒問題喔(笑)。在急診室的佈景裡,看著西島君、戶次君以及桃李君穿著藍色手術服出現的時候,我突然湧起一股『啊~真是懷念啊』的心情。但這種懷念的心情只是瞬間的,對白鳥而言也許是個久違的場所,但身為急診室成員的他們,確實是一直都在這個地方工作,思及此,很不可思議地,便能感受到一股安心。不管是哪件事情,對於不擅長與人互動的我來說,除了台詞以外,能夠與合作演員們互相交心到這種程度、並且讓我們共同擁有這段寶貴的相處時間,都是因為拍攝現場,有伊藤淳史這個中心人物存在的緣故。」 ——又是讓人感動的一番話呢。因為伊藤先生的影響而獲得的東西裡,似乎還包含著大量 的台詞,隨著每一季的累積,田口和白鳥之間也產生台詞份量上的差異,那麼實際的情況 是如何呢? 伊藤:「就如同您聽說的那樣唷(笑)。但從作品的製作角度來說,一開始就有這樣的設定。」 仲村:「確實如此。白鳥所負責的是從醫學和理論的方向來解開謎團;而田口所負責的則是敞開和寬慰封閉心房的病人以及醫生,從劇集的最初就有這樣的分工合作。」 伊藤:「和病人的相處對話中,雖然也有著很長的台詞。但絕對沒有像白鳥先生的部分那麼多(笑)。因為不需要向觀眾說明,相較起白鳥先生總是說著大量的醫療用語,田口醫生說著的是任何人都能理解的話語。只是,隨著故事一季又一季的發展,我不禁想像著身為編劇的後藤老師該不會是邊笑邊寫著這些場景。例如,當白鳥先生講著很長又艱深的內容時,在這之中,田口卻只有一句『白鳥先生!』的台詞。我曾經跟後藤小姐分享過我的想法,當時惹得她一陣大笑,我當下猜想,搞不好她編寫這些台詞時,根本就是樂在其中(笑)。總而言之,該說是罪惡感嗎?我內心充滿著非常對不起亨先生的心情。而且電影版還將台詞數量的差異擴展到最大,達到系列作品中的高峰(笑)。」 ——(笑)。那麼,對於在電影版裡,白鳥先生有著系列作品中最多的台詞量,仲村先生 有感覺到嗎? 仲村:「因為一直以來都很多,所以……(苦笑)。倒是,雖然聽起來像在開玩笑,但我曾經認真地表示『伊藤君是光叫個角色名字,都可以傳達出很多訊息的演員』。舉例來說,一句『天馬君!』的台詞裡,就內藏著『天馬君,雖然你現在的表情是這樣,但你內心完全不是這樣想的,對吧?』,如此豐富的意思喔(笑)。而且在《螺鈿迷宮》的殺青宴上,還放映了伊藤君用著各種不同方式,喊著「白鳥先生」的影片。」 伊藤:「沒錯(笑)。稱之為『彩虹般的白鳥先生』,為了表達我講著『白鳥先生』這句台詞時,有著各式各樣的意思,工作人員還特地把我喊著『白鳥先生』的戲份剪輯出來(笑)。」 ——好想看這個影片啊! 仲村:「那就放進《螺鈿迷宮》DVD裡當作特別收錄好了。購買的人才能看得到喔(笑)。」 伊藤:「這個提議不錯耶。雖然劇本上已經有很多『白鳥先生』這樣的台詞,但其實在劇本裡沒有的部分也會想,這個地方有點想喊『白鳥先生』的名字,提議以後也真的讓我增加,等我察覺到的時候,我已經講了至少1.3倍的『白鳥先生』(笑)」 ——那一定要來確認田口醫生喊『白鳥先生』的台詞數量有多少(笑)。對於即將拍攝完 成的電影《地獄犬的肖像》,兩位覺得如何呢? 伊藤:「到目前為止,白色榮光的每一季都有一個中心主題,但這次的電影是由各個不同面向的故事所組成,可以說是由所有系列累積起來的重要作品。」 仲村:「我閱讀劇本時,會根據內容提出一些細部調整的建議,但盡可能地不去做更動,也不太會提出這類的要求。但這次在看《地獄犬的肖像》的劇本時,讓我特別在意的是田口和白鳥的某個場景。『這兩人在這段劇情的關係互動,先前應該已經描寫過了吧?』,當我如此詢問後,才得知在我之前,伊藤君與工作人員開會討論劇本時,也跟我有一樣的感想,知道這件事時,有種莫名的愉悅呢(笑)。」 伊藤:「我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也覺得很興奮,非常開心。」 仲村:「這就代表我們的確以田口與白鳥的身份,一同走過那段歲月,所以才會產生相同的感受,這的確會讓人覺得很開心啊。」 ◎譯者:SHINNOIZUMI、laitain0228 ◎此翻譯未經原PO同意,請勿隨意轉載,謝謝。 電影版揪團中.高雄場:http://ppt.cc/kbQl 電影版揪團中.台北場:http://ppt.cc/DkR6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, 來自: 122.117.198.106 ※ 文章網址: http://www.ptt.cc/bbs/Nakamura/M.1415789554.A.CF4.html ※ 編輯: laitain0228 (122.117.198.106), 11/12/2014 19:00:24

11/12 23:35, , 1F
期待電影公開w
11/12 23:35, 1F

11/13 03:45, , 2F
倒數兩個星期~~好快啊ww~
11/13 03:45, 2F
文章代碼(AID): #1KOplopq (Nakamura)
文章代碼(AID): #1KOplopq (Nakamura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