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專訪] 220512 NYLON 新專輯採訪

看板TXT作者 (明天也在一起)時間1月前 (), 編輯推噓0(000)
留言0則, 0人參與, 最新討論串1/1
220512 NYLON 新專輯採訪 征服壞男孩時期的TOMORROW X TOGETHER 於專輯《minisode 2: Thursday's Child》中,該團與聽眾一同成長,變得更自信和勇敢。 https://i.imgur.com/BqDrDew.jpg
TOMORROW X TOGETHER很適應處於中間地帶。逐漸崛起的K-POP明星TXT,存在於青少年與成年之間的混亂地帶,處於幻想與現實之間的夾縫。隊長秀彬將此比作星期四——像週末的工作日。星期四總存在著可能性的火花。以此為背景的想法,五人的最新專輯《 minisode 2: Thursday's Child》,在愛與痛苦的交界處探索。 專輯的主打曲〈Good Boy Gone Bad〉,五人從「愛的墳墓」中涅槃重生,成為因傷痛而麻木的萬人迷,破碎的心刺出淩厲怨恨的尖角。他們埋葬過去的自己,於暗巷裡怨念地沉思,又飆車冒險只為(從麻木中重新)獲得感知。五個新鮮面孔於2019年,以明亮歡快的〈CROWN〉闖進K-POP,又在2021年富有渲染力的朋克搖滾國歌〈LO$ER=LO♡ER〉裡,以叛逆少年的姿態義無反顧地奔向愛情。無論如何,現在的他們都與之前截然不同。但這也正是TXT獨特的詮釋方式能獲得如此巨大影響力的原因——他們與聽眾共同成長,並帶領粉絲們與自身一同克服十、二十代的混亂。 「我們探討過友情。我們也探討過初戀。經歷過如此熱切的初戀後,分手便自然地成為我們接著探討的題材。」太顯告訴NYLON,描述他們如何定下這次專輯的失戀概念。「每個人都會經歷離別或分手,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,亦或是心中珍視的人,」杋圭補充道。「所以我們回顧了這些(離別時)感受。」 https://i.imgur.com/MEiE7oN.jpg
https://i.imgur.com/HADPmUK.jpg
若TOMORROW X TOGETHER的成員們經歷過真實的、 使他們的世界崩塌的心碎時刻,那麼就不會在此採訪裡挖掘這些情感。秀彬、然竣、杋圭、太顯和休寧凱依然是偶像。他們謹守私人與個人形象的界線,並更願意用作品表達自己。 「實際上這是我們初次嘗試較暗黑、成熟的概念。我們想告訴其他人,TOMORROW X TOGETHER也能駕馭好這些題材,」太顯說。儘管如此,對於一個以「成長」為概念的團體,這次轉變並不突兀。當然,青澀的戀愛會變質,導致少年進入這焦躁混亂的時期,都是很自然的。然而,並非所有人天生都有壞男孩的一面。「我是個好男孩,所以不是很理解壞男孩的情感,」最年幼的成員休寧凱打趣道。身旁最年長的然竣笑了起來,而太顯則風趣地表示認同。所以TXT只是很會裝壞?「對,就是這樣。」休寧凱點頭回應。 為投入「Good Boy Gone Bad」的角色,他們大量參考了電影與電視劇。成員們沒有透露細節,休寧凱只表示他們以那些「由好變壞的主角」作為靈感。從MV來看,倒也不難找出線索。然竣掛著邪惡的微笑對著鏡頭說:「I like being bad」時,帶有一絲小丑與其小丑女愛人的影子。黑色上衣、鎖鏈與皮革外套的穿搭,甚至能追溯至1953年的《The Wild One》。劇中年輕的馬龍‧白蘭度一身黑色的Schott Perfecto(機車皮革夾克),成為一眾壞男孩的穿搭標配。仿佛把皮衣當作他們的盔甲,隨著每次心碎累積一條條劃痕。 https://i.imgur.com/9IEmdF6.jpg
https://i.imgur.com/My0vYNe.jpg
https://i.imgur.com/A1UfkPE.jpg
這不是TXT第一次以電影作為他們音樂和美學的參考點。2020年的〈Drama〉,他們想像自己成為主角,卻發現自己原來是全程旁觀的配角。2021年的〈OX1=LOVESONG〉,借鑒王家衛的1990年電影《阿飛正傳》以及安迪‧馬希提於2017年的翻拍片《牠》,在MV裡演繹屬於TXT自己的失敗者俱樂部。在《Thursday's Child》,TOMORROW X TOGETHER終於意識到,主人公對心碎的掙扎抵抗是每一個好的成長故事的中心。因此,專輯以休寧凱與太顯作詞的〈Opening Sequence〉作為開頭,也在情理之中。歌曲如走馬燈般回顧了這段愛,為少年的悲痛響起憂鬱的前奏。 隨著作品增加,成員們的創作參與度亦與之提升,與長期擔任製作人的Slow Rabbit,一起將自身故事逐漸織入音樂。專輯收錄曲〈Trust Fund Baby〉是一首由太顯、然竣共同創作的流行情歌。「我現在覺得寫歌變得更加得心應手了,」太顯說。他對於〈Trust Fund Baby〉的創作靈感源自電子遊戲——無論有多少道具都不一定能保證通關。「我們感到更加自信……我們亦變得更加有勇氣,對從事音樂工作有更多熱誠和渴望。」 成員們作為詞曲家的決心,最能體現在兩首小分隊歌曲中:然竣、休寧凱的〈Lonely Boy〉;杋圭、秀彬和太顯的〈Thursday's Child Has Far to Go〉。這標誌著成員們第一次分組進行製作。起初分開來製作音樂感覺很彆扭,但休寧凱說最終最適合歌曲氛圍的成員們,自然而然的組隊完成創作。〈Lonely Boy〉結合了休寧凱細膩的情感,以及Rapper然竣對抒情曲的完美詮釋和對R&B的熱愛。「然竣哥真的能精準駕馭這類型的歌曲。」休寧凱補充說。而〈Thursday's Child Has Far to Go〉則引用一首歷史悠久的童謠,將杋圭對於復古音樂的熱愛和太顯明亮的旋律相融。杋圭作為這首歌的製作人,一般都使用吉他創作(參考2020年所參與的出色收錄曲〈鏡中迷宮〉),而〈Thursday's Child〉則讓他有機會嘗試更時髦的音樂。 「人們說流行趨勢總是反反覆覆,」提到歌曲的80年代合成器系列時,太顯說道。「我會在運動時聽這類型的音樂,這種風格真的很迷人且有魅力。所以我想,在我的歌手生涯中,至少(以製作人身份)要嘗試一次這樣的歌曲。跟我們之前的歌曲有些不同。」太顯寫了主旋律以及一部分歌詞的創作。他的靈感源自社群媒體上流行的TAG「#breakup_glowup」。其中分手被視為做出改變的催化劑,促使個人成長。 「其他四首歌都是圍繞著分手後的負面情緒,但最後一首則用輕快音符為全專畫上句號,」秀彬解釋道。「這首歌講述了歷經失戀痛苦的少年,決定重新振作起的故事。」 https://i.imgur.com/ufCz1pA.jpg
在專輯的最後,男孩們已經逐漸接受分手的事實。「讓我們在星期四分手吧,」他們在〈Thursday's Child Has Far to Go〉一曲中唱道。「適合分手的美好日子。」若說墜入愛河似崩塌的末日——驚懼不安、陰晴不定與勞神費力,那麼心碎便是重生的機會。會更加堅強、自信地走出陰霾,樂觀地面對未來。對於TXT來說,這意味著他們的故事開啟了嶄新的篇章。他們坦言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,能做的只有不斷探索,「人們成長中所感受到的情感,」秀彬給出了圓滑的答覆。 目前,該團體正在為即將於今夏拉開帷幕的第一次世界巡演《ACT:LOVE SICK》做準備——這是一個近三年來的里程碑。「距離我們上次去美國已經兩年半了,」休寧凱細數著時間,「我們已經迫不及待了。」杋圭希望能把疫情期間MOA們給予的喜愛和力量,全數回報。這次巡演將帶領他們前往世界各地的城市,從首爾到芝加哥。 TXT將在國際的舞台上講述他們的成長故事。 「Love Sick原本指愛到極致的心情,」太顯解釋道,「但在這裡,我們想傳達在失戀中體會到的痛苦。」 只有痛過才會感同身受,愛情才會變得無堅不摧。愛恨交織,相互依存、無法分割,而 TXT正處於這兩者之間的空間。正如《Thursday's Child》發覺自己深陷進退兩難的窘境窘境般;雖已然不再稚嫩,但卻又不夠成熟,介於兩者之間的他們,向不可預知的未來一步步摸索著。 cr. https://twitter.com/NylonMag/status/1524479466399010823 中譯 https://www.weibo.com/6933837821/LtvO0A6e2 TXT記錄庫 影片問候 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BV1W94y1U7Sm 中字 TXT記錄庫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, 來自: 220.137.26.40 (臺灣)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www.ptt.cc/bbs/TXT/M.1655990439.A.841.html
文章代碼(AID): #1Yj6YdX1 (TXT)
文章代碼(AID): #1Yj6YdX1 (TXT)